纪念消防烈士去世十周年征文2000左右高分悬赏!

发布日期:2019-10-03 05:51   来源:未知   

  烈士是浙江省桐庐县人,1976年8月出生,1994年12月入伍到普陀消防大队,1997年6月加入中国。他参军四年来先后11次受到部队嘉奖,荣立三等功一次。1996年被评为浙江省消防部队优秀团员。1997年6月,《舟山日报》曾在显著的位置以゛雷锋式的好班长″为题介绍了陈建军同志的先进事迹,通过在全市公安系统标兵事迹巡回演讲,引起了较大的反响。

  1998年5月15日,停靠在普陀区鲁家峙修船厂的一艘船号为゛久远820″远洋渔轮发生大火,由于船体结构复杂,起火部位又在底舱,如果不及时控制火势,船体会因变形报废,而受火势长时间烧烤的渔轮底舱大油箱一旦发生爆炸,将直接危及现场救火人员和船厂安全,在这个关键时刻,陈建军同志挺身而出,不顾危险深入船舱寻找着火点,在强辐射热和大量有毒气体的恶劣环境中与烈火搏斗,最后不幸壮烈牺牲。1998年6月16日,公安部批准他为革命烈士。1998年7月6日,浙江省人民政府追授他人民卫士荣誉称号。199

  8年9月23日,公安部部长贾春旺签署命令,追授他灭火勇士荣誉称号,并授予解放军二级英模荣誉勋章。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1·3”事迹陈列室昨日正式对外开放。烈士刘庆东的母亲抚着儿子的照片,忍不住哭出声来。 图/朱辉峰

  据潇湘晨报11月4日报道 站在昔日战友陈桂华的墓前,江春茂默默地三鞠躬,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

  昨日下午3时,衡阳各界代表300余人集聚市烈士陵园“11·3”烈士纪念塔,悼念在灭火战斗中牺牲的20名消防官兵。江春茂,这个“11·3”救火勇士中的幸存者、这个在那场大火中严重受伤的老兵,缓缓地向每一位烈士战友再行军礼,现场官兵无不动容。

  纪念碑旁,挽联环绕,陵园内哀乐低旋。站在昔日战友陈桂华的墓前,江春茂默默地三鞠躬,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如今,江春茂已在昆明学习,10月27日,他就从学校赶到了衡阳,逐一慰问战友的亲人。

  同样受伤的赵志成依旧在衡阳珠晖区消防部队服役,3年来,他带兵练兵,决定这辈子就干消防了。两人来到每位烈士的墓碑前,缓缓地向每一位战友敬了个军礼。

  湖南环境生物职业科技学院学生刘育衡则拿出纸、笔,面对着墓碑抄写英雄的事迹。她说,英雄走了,自己这样做是为了将来不灭的纪念。本报代表也赶到现场,在烈士纪念碑前献上花篮、花圈。100朵鲜花在秋风中摇曳,寄托了晨报人的无限哀思。

  51岁的衡阳市民许增良站在烈士纪念碑前,感激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和他的邻居们算是特殊的祭奠者——10多天前,他们就是被衡阳的消防官兵从火海中救出的。

  “今天是‘11·3’纪念日,我们30多户居民代表特意赶来,还买来鲜花和鞭炮,缅怀烈士,还要向我们的救命恩人说声谢谢!”许增良说。

  昨日下午4时,现场悼念活动结束后,衡阳消防支队投入20多万元筹建的“11·3”事迹陈列馆在支队四楼举行了开馆仪式,随后正式对外开放。英烈的家属们成为首批参观者。

  陈列馆中,依次展示了20位英雄的事迹、党和政府授予的纪念奖章、现场模型和烈士家属们贡献出来的烈士的遗物。烈士曾辉的母亲张金凤再次从影像资料中看到儿子的身影。看到玻璃柜里展示的那些熔化的头盔,折断的皮带和烧焦的战斗靴时,她忍不住捂住脸泣不成声。

  衡阳消防支队表示,陈列馆也是教育基地,中、小学生在学校的组织下可到馆内参观。

  清晨8时30分,衡阳市珠晖区衡州停车场,陶广军吃力地将一捆20斤重的黄颜色纸钱搬进传达室,他对值班员耳语:“谁也不要动,晚上我们送给牺牲在这里的20位烈士。”

  这一天,正是11月3日。3年前,几乎同样的时间、地点,当时的衡阳衡州大市场内,一栋8层商住楼突发大火,当居民安全撤出时,部分楼房却突然倒塌,将正在灭火的几十名消防官兵埋压在废墟中。

  3年之后,记者再返“11·3”特大火灾坍塌事故旧地,商贾的忙碌景象已掩盖了“泪光见证火光”的悲壮场面,只有秋风扬起沙尘,将停车场笼罩在灰蒙蒙之中。

  衡阳“11·3”特大火灾坍塌事故发生地,距离衡阳火车站仅3分钟车程,却被闲置近2年时间,倒塌的废墟也被临时围墙隔离,一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2005年10月1日,在衡阳市规划、建设部门的支持下,近40岁的衡阳汉子陶广军将这块地承包,经过清理,改造成了现在占地达1000余平方米的衡州停车场。随后,停车场成立“下岗工人再就业服务中心”,下岗工人成为这里的主角,客、货运车辆交上120元就可以包月租用停车位。

  11月,正是生意旺季,每天晚上有40余台车辆停靠于此,6名工人则轮流值班。停车场设立后,我市第十四届“福星”楚剧展演开幕。一举改变了珠晖区湘江东路周边大型车辆乱停乱放的现状,与之毗邻的衡阳湘江沿江风光带亦面貌一新。

  陶广军说,自己停车场的承包期是3年,承包之初,有领导希望他们把这块地整理得清透一点,但他确实资金有限,“有时觉得愧对这些牺牲的英烈们。”他表示,自己也曾向有关部门打听过,但对方表示这块地还没有更详细的规划。

  其实,衡阳市有关部门确实有过在火灾发生地修建纪念碑的想法,但后来恰逢当地重建烈士陵园,为让烈士们安息,便将烈士纪念碑一并修建在陵园内。其实,更多的市民盼望市政府在加强基础设施的同时,将此地改造成富有生机的城市绿地,或者烈士公园。

  这位原衡阳市消防支队政委张晓成的妻子,自11月2日抵达衡阳后,就基本上谢绝了媒体的采访:对她而言,每提及丈夫“都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为此,平常在同事之中,她都“避而不谈此事”。这位对记者说“我不会哭”的女人,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

  3年来,除了每年“11·3”丈夫忌日这天,平常有空时雷丽琼也会带上儿子来到丈夫的坟前,一家三口默默地说上一会话,这是一家三口现在团聚的唯一方式。

  雷丽琼的工作地点已由娄底调往长沙,这也是为了更好地照顾现年14岁的儿子。

  每念及儿子,雷丽琼的心就会“特别地疼”:两个相依为命的英雄家属一直以内心的记忆缅怀那个曾经给这个家庭无限温暖的男人张晓成。

  “相对于他父亲离开之前,他的成绩现在很稳定。”雷丽琼说,儿子的班主任告诉她,小家伙上课时样子挺认真,“但我知道他经常在发呆,他想他的父亲”。

  雷丽琼说,儿子日常从不和她谈起父亲,孩子的奶奶甚至都怀疑:孩子是不是忘记父亲了?“但我知道,他不和我说其实是怕我心里难受。”雷丽琼再次落泪。

  雷丽琼说她经常这样告诉儿子:你以后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成语夜郎自大的夜郎指的是谁 支付,要是哪天我不在了,你要记得经常去看你的父亲,不能让他在那里感到孤单感到寂寞。

  “丈夫离去的时候,我曾经万念俱灰,但为了我和他共同的儿子,我得好好地活下去。活着,是最好的缅怀方式。”在昨日下午的祭奠仪式上,雷丽琼作为烈士家属代表发表讲话,话到一半就已哽咽。

  对“11·3”大火中的幸存者江春茂而言,他的人生从他被营救出来那一刻有了巨大改变。但在他看来,有一样东西一辈子无法改变,他骨子里已注入一个兵的灵魂。他说,他会一直以自己是消防官兵而感到无比荣耀。

  “幸存者”的概念在江春茂得知那么多战友牺牲之后并不认同,他曾经向外界表露过他宁愿与战友共同牺牲而“不愿苟活于世”。

  在昨日下午的祭奠仪式上,江春茂笔挺挺地站着,眼睛直视前方,泪水顺着他的脸往下流:3年前的那段经历,给了这个才24岁的未来消防军官太多的东西。

  在祭奠仪式结束之后,江春茂来到前政委张晓成的墓碑前,双腿下跪,一遍一遍抚摩着墓碑上的照片哭成了泪人。

  被旁边的战友强行扶起之后,江春茂独自跑到烈士陵园的另一侧,背对着记者。5分钟后,他回过身来,笔挺的军装胸前泪湿一大片。

  据潇湘晨报11月4日报道 昨晚8时许,陶广军、谢先起等5位衡阳市民来到“11·3”火灾旧址,给20名烈士烧纸钱,为天国中的他们祈福。

  各地的网民则纷纷登录网上“11·3”灭火抢险英烈纪念馆(http://),向烈士敬献鲜花并深情留言。

  “我们农村有个风俗,就是要给去世的亲人烧纸钱,让他们在天国生活得好一些。”谢先起说,“这不是迷信,而是大家的美好愿望。”曾在现场目睹楼房坍塌瞬间的陶广军说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悲情时刻,只要他留在衡阳,清明和“11·3”纪念日,一定会和朋友来悼念烈士。 (编辑 木兰)